网站首页 >> 商氏人物 >> 文章内容

“末代探花”商衍鎏

[日期:2015-03-11]   来源:中华商氏网 中国商氏网 商氏网 世界商氏网  作者:商春锋   阅读:109[字体: ]

商衍鎏(1946年12月于南京)


       商衍鎏祖籍辽宁铁岭市,为当地八大姓之一。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商氏先人随汉军正白旗部队前往广州驻防,从此商家在广州开枝散叶。

       商衍鎏从小苦读,1894年甲午科举人,中举人第二十四名,其兄商衍瀛同时中举,时有“禺山双凤”(商衍鎏、商衍瀛两个进士)之称。在广州光孝寺西华堂读书多年,后又入学海堂、菊坡精舍、越华书院和应元书院,这些书院都是广州当年著名学府。

童年“探花郎”(中坐者)


      1904年,慈禧太后七十寿辰时,清朝增开一科会试(甲辰恩科),商衍鎏得到最后的机会,幸运地中了探花。商衍鎏确实幸运,他会试时中第129名贡士,接着参加殿试,考官最初拟定的一甲名次是:朱汝珍、刘春霖、张启后、商衍鎏。但光绪皇帝看完试卷后,认为第二卷比第一卷好,第四卷比第三卷好,于是钦定状元刘春霖、榜眼朱汝珍、探花商衍鎏。1905年9月2日,清廷颁布上谕:“著即自丙午科为始,所有乡、会试一律停止,各省岁科考试亦即停止。”科举制度被废除,商衍鎏也成为“末代探花”。


钦点探花及第旗杆夹石


最后的小金榜(局部)

      清代科举小金榜用黄纸表里二层,以中书用清汉合璧两体书誉清,由学士交奏事处等进存大内。中国最后一张小金榜全长1003厘米、宽33厘米。一甲第三名“探花”的题名,正是广州商姓家族引以为傲的商衍鎏。


 

        随后商衍鎏授翰林院编修,入进士馆。历任侍讲衔撰文、国史馆协修、实录馆总校官、帮提调等职。不久,清廷欲推行新政,由吏部尚书张百熙组织癸卯、甲辰两科进士会考,选拔一批人到日本学习法政,商衍鎏与刘春霖、朱汝珍即在其列。这样,1906年,商衍鎏东渡扶桑,入东京法政大学学习,科目有经济学、宪法、行政法、民法、商法、外交史等。两年后毕业归国,朝廷又进行考核,商衍鎏被评为最优列一等,晋升翰林院侍讲。他曾向清廷提出过一些改革建议,但都未被重视。

1904年入翰林院


       1912年,商衍鎏受德国汉学家福兰阁(Otto Franke)之邀,前往汉堡大学任教。商衍鎏在汉堡大学任教期间为德国汉学及中德文化交流做出了巨大贡献。他除了为东亚系学生讲授汉语外,还为德国汉学教师讲授高级汉学课程,他刚一到校,就应教师们邀请讲解《列子》,经他传道授业,这批年轻教师日后成为德国汉学界的中坚力量。

       他还积极参与汉堡大学中国语言文化系及汉学研究中心的筹建工作。汉堡大学董事会拨款2万马克,由商衍鎏与福兰阁采购中文图书,并以商衍鎏的名义向中国国内定购,他首选了《古今图书集成》及《永乐大典》等一批明清古籍,为德国汉学日后的发展打下坚实基础,成为奠定汉堡大学汉语系基础的里程碑。如今汉堡大学图书馆拥有近十万册中文藏书,库内明清古籍藏量甚丰,“末代探花”商衍鎏为促进中德文化教育的交流立下了“首创”之功。

       1916年秋,4年合同期满,汉堡大学仍想续约,但当时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商衍鎏考虑到中德之间可能开战及战时生活的困难,终于决定回国。


       1917年,商衍鎏归国后,商衍鎏担任冯国璋副总统府顾问兼江苏督军署秘书,负责处理礼节性的应酬文字。后来他还担任过财政部秘书和江西省财政特派员等职,据说在江西上任期间,有商人请求他在修订某条例时能照顾他们的利益,并许以重金酬劳,被商衍鎏严词拒绝,此事一时传为美谈。 1927年任国民政府财政部秘书


商衍鎏书法

       商衍鎏为旧时文人,终于不能忍受时政的腐败而离开政坛,并教育子女以治学为本。好在他经数十年科举训练,得以“通文史、善诗书、妍书法”,其书法造诣尤深,于是决定以鬻字为生。 商衍鎏书法早负盛名,其楷书初学褚、颜,中年以后转而致力草书,因勤习诸名家范本,其书体变化自如,飞逸多姿,60岁以后逐渐形成自己风格,评者谓其书法兼有颜鲁公的沉着端庄、褚河南的秀劲超逸。他亦喜画竹,曾著《画竹一得浅说》,是其研究心得。


商衍鎏《竹石》立轴

        抗日战争时期,商家分散避难,商衍鎏避居四川,即以砚田耕耘自力更生。当时求其挥笔者甚众,时人喜分请甲辰科三鼎甲及传胪各写一条幅,合为清末四进士的四屏,珍藏鉴赏。商衍鎏的字多通过荣宝斋收转联系,代为卖出。商承祚回忆:“由于战时经济不振,润金不可能定得太高,扣除中间费用之后,所得不多,但毕竟开辟了一条财路,生活得以改善。”

        商衍鎏也擅诗歌,在四川时,他常与当地文士交往,以诗会友,每有佳作,辄转抄传诵。 抗战胜利后,商衍鎏回到南京,寓住长子商承祖处。商承祖早年随父赴德学习,获汉堡大学人类学博士学位,回国后在中央研究院从事少数民族调查,是中国民族学先驱之一,当时任教于中央大学。


       1948年冬,商衍鎏回到阔别已久的广州,商承祚回忆其心情极为愉快。不久广州解放,在此前后他还曾客居港澳等地。1950年他又往南京长子商承祖家,一住6年。1956年他再返广州,与次子商承祚一家同住在海珠区中山大学东南区一号,一楼,商承祚是著名古文字学家,其楼上所住即是著名史学家陈寅恪。中山大学校园原是岭南大学康乐园,商衍鎏晚年因以康乐老人自称,与晚辈学人时相过从,诗歌唱和,其乐融融。

1961年,商衍鎏父子摄于家中


       商衍鎏晚年幸福美满,可谓“红霞满天”,跟政府对他的礼遇有关。他在南京时,即被安排担任江苏省政协委员、江苏省文史研究馆馆员。1956年,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探花的晚年》一片,即是在南京所拍。

       他回到广州后,更是为广东省政府所重视,被安排任广东省政协常委、广东文史研究馆副馆长,并曾一度担任中央文史研究馆副馆长,他曾作诗曰:“痴愿淘将渣滓净,此身与世共光明。”

1960年任中央文史研究馆副馆长


       商衍鎏一生著述甚多,1960年,他决定将精选诗作356首、书画作品26幅结集出版,这就是1962年自费由香港商务印书馆影印出版的《商衍鎏诗书画集》。商衍鎏最重要的两部著作是《清代科举考试述录》和《太平天国科举考试纪略》,前者费时三年在南京写成,1958年由三联书店出版,是后世研究科举制度的重要资料;后者是1956年回广州后所作,写成后曾送太平天国史专家罗尔纲阅览,1964年由香港商务印书馆出版。

       1963年商衍鎏以90岁(虚岁),在广州去世,商承祚总结其父一生时说:“我父一生的遭遇,起伏很大。他少年艰辛,青年得志,中年迍邅,晚年幸福美满,可谓否极泰来,红霞满天。”


晚年的商衍鎏(88岁)


        商衍鎏的两个儿子,商承祖和商承祚,都是著名的学者教授。其中商承祖曾任南京大学外文系主任,商承祚则是著名的古文字学家,中山大学教授。

商承祚教授

       商承祚自小即对古文物、古文字痴迷,八九岁时竟痴迷到“连走路都要低头搜寻古迹”的地步。那时他就经常将早餐的钱省下来到地摊上购买古字古画。1921年,商承祚师从罗振玉,在罗的指导下,于1923年出版《殷墟文字类编》,从而轰动学界,商承祚在战国文字和秦汉文字领域倾注了半个世纪的心血,著书良多,包括:《石刻篆文编》、《说文中之古文考》、《战国楚帛书述略》、《鄂君启节考》、《战国楚简汇编》等。他于1939年所著《长沙古物闻见记》和1941年所写的《续记》,被考古学界誉为楚文化研究的开拓性名著。

 

相关评论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